當前位置: 首頁 > 龍文風采 > 正文
桑榆未晚 霞光滿天——對話我校陽明學專家餘懷彥教授
【4pxapp】

我校的餘懷彥教授是國際知名的陽明學者。最近中國友誼出版公司隆重推出了他的兩本書《深層美國——實用主義與美國的300年》和《良知之道——王陽明的五百年》,引起了國內外的廣泛重視,被認為是“構建中國特色的哲學社會科學體系方面具有開創性的著作”。77歲高齡的餘懷彥教授變得忙碌起來,有的單位聘請他擔任顧問和教授,有的學校和企業請他去作報告,……“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這句話就是對餘懷彥教授當前生活的真實寫照。

記者問:你為什麼把對美國的研究和對王陽明的研究結合起來?

餘答:在當今世界上,不瞭解美國,就不能真正瞭解中國;反之,不瞭解中國,也就不能真正瞭解美國,N.懷海德早就説過:“如果你想了解孔子,去讀杜威;如果你想了解杜威,去讀孔子。”

餘懷彥教授向記者講述了他專注於陽明文化研究的起因。1986年,在當時師大校長吳雁南先生領導下,他已開始了王陽明文化的研究。但1987年他受美國南伊裏諾伊大學劉易斯教授邀請到美國留學一年,初衷本來是去完成一個國家社科基金關於實用主義的課題。劉易斯教授是美國著名哲學家,《世界活着的哲學家文庫》主編。這套書每冊用問答方式採訪一位活着的、世界級的哲學家。劉易斯教授曾到台灣和大陸分別訪問了胡適、馮友蘭和梁漱溟,希望從他們3人中選擇1位入選這一《文庫》。但這三位哲學家一致表示,他們不夠格,因為各種原因,他們的哲學,只有上半部,沒有下半部。他們不約而同推薦了心目中的世界級的哲學家——王陽明,但王陽明又不符合“活着的哲學家”的要求,結果中國無人入選。這件事對餘懷彥教授產生了深刻的印象。

當餘教授提交他的實用主義研究計劃給劉易斯教授看的時候,對方笑了一下,又説:“你研究的這些內容,對中國人有很大的用處麼?中國正在改革開放,需要的不是像實用主義某一個哲學家深奧的工具性的東西,中國最需要的是像王陽明哲學那樣有大視野推動中國走向改革開放的哲學。”劉易斯教授的話最終促成了餘教授決定在留美期間就抽出一部分時間研究王陽明,並把他作為終生研究的對象。

記者問:您在書中寫道:“中國人需要的民主和科學,不僅在機制上應當比西方現在的形式更加完善,而且在道德水準上也應當更高,更有東方文化的神韻,更符合中國的實際情況。中國哲學將會再現創造性的輝煌。這條道路絕不是平坦的,但從五百年前的王陽明那裏,我們看到了中國人特有的韌性,也看到了中國人特有的樂觀。”您這種對中國文化的高度自信從何而來?

餘答:來自幾百年中西文化的實事求是的比較,正反面的比較。中西方對王陽明提倡的良知之道,都正在經歷從排斥到肯定的過程。如果人類不想自我毀滅,如果世界要走上和平與發展的坦途,除了大家共同接受良知之道外,就沒有第二個法子。由於中國傳統文化中有深厚的良知之道在,一旦這種良知之道得到充分的肯定與發揚,中國的民主和科學,必然有不同於西方的模式並高於西方的模式。

記者問:吳光教授説,您的書中有“強烈的現實關懷,以及鮮明的改革開放和經世致用的意識”。我們從您的書中也感到每個字、每句話都是有感情的,都是理性和感性的結合,和一些人從理論到理論的純邏輯推演來研究王陽明完全不同,怎麼解釋呢?

餘答:這大概和我們這一代人中的個人經歷有關。我出生在湖南一個非常偏僻的少數民族地區——江華瑤族自治縣。我小時侯見過的最現代化交通工具就是一輛自行車,而且在我們全縣僅有一輛!我經歷了國民黨統治大陸的最後幾年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的各個時期。看到我們這個苦難的國家怎麼站立起來,又看到她揹着包袱如何曲折地前進,還看到她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下重新煥發生機。我們覺得自己肩負着國家、人民的使命,決不能讓歷史的悲劇再度重演!

記者問:“您下一步寫作的計劃是什麼?”

餘教授説:“我打算寫一本新書,走出書房,到王陽明的出生地浙江寧波和紹興府、王陽明平定“宸濠之亂”的江西南昌,以及王陽明“平定思田之亂”的廣西去看看。體悟一下陽明的哲學思想和智慧曾在這些地方怎樣生成、體現、昇華?面對生命的一次次困境他的心靈感受如何?”

記者又問:您對現在90後的年青人有什麼看法?

餘答:我現在和90後的年青人接觸不多,但有一件事讓我印象深刻。前些時間,我應邀到山東一個學院作報告,時間是下午。該校的黨委很重視,動員了1500多個大學生來參加,把一個大禮堂都坐滿了。主持會議的黨委副書記對我説:“餘教授,您要有點思想準備,現在這些90後的大學生聽報告不大坐得住,過了15分鐘,有人就開始溜了,有的不溜,就開始玩手機。”我説:“沒關係,開不成大會,就開小會。”可能是由於我講的東西不太抽象,更主要的是王陽明感人至深的波浪壯闊的一生對這些年青人有很大吸引力。結果沒有發現學生溜走的,也沒有發現玩手機的。特別是最後我講到,陽明心學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中華民族的命運和王學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習近平總書記對王陽明的思想與功業給予了中肯的評價,標誌着現在的中國進入了五千年以來最好的時期。”話音剛落,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些90後的大學生們突然全體站立了起來,長時間的鼓掌。這使我感到,這些90後的大學生很可愛,他們愛憎分明,他們討厭言不及義的説教式的宣傳,他們敢於捍衞自己與生俱來的獨立思考的權利,但他們具有強烈的愛國心,對於那些真心實意為了人民的利益而英勇奮鬥的人,他們是衷心擁護的。

餘懷彥:祖籍廣東梅縣,客家人,1961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後到貴州師範大學任教,1987-1988年為留美訪問學者。現任中華孔子學會學術委員,中國現代外國哲學學會榮譽理事,中國實學會理事,貴陽王陽明學會副會長,貴州師範大學陽明學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近年主要從事王陽明哲學和中西文化的研究,著有《中西藝術的比較》、《中國人的成功學——王陽明:從知行合一到致良知》、《深層美國——實用主義與美國的300年》等。

【4pxapp】王玥